• 發掘大、要、新、奇司法個案,以獨立專業調查、敏銳細致觀察,創建新的政法新聞報道范式。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19

    網友您好!感謝您的提問。首先我們需要明確一下您的想法。“捆綁”這個問題既可以是事實上的,也可以是主觀看法上的:美國的墮胎爭議在事實上是否和美國女性的平等權利相關?在不同人的主觀看法中,墮胎權是不是屬于女性(平等)權利的一部分?我個人的理解是,在美國歷史上,墮胎爭議不只是一個女性權利問題,但一定和女性的身體和社會平等息息相關。
      首先孕育后代的能力只有女性才擁有,這就表明這個問題不可能脫離女性來談。其次,在美國歷史上,墮胎行為的犯罪化主要目的是保護女性的生命安全,懲罰的是庸醫或者江湖騙子,因為很多女性因墮胎黑市而喪命,也就是懲罰為人墮胎的人,而不是懷孕婦女本身。再次,歷史上,美國女性主義運動的激進分支一直是要求女性取得控制自身身體的權利,改變傳統的社會性別角色。在20世紀50年代以來的墮胎合法化運動中,女性一直是運動的參與主體。一些婦女組織,把墮胎權視為女性基本權利的一部分。
      所以從美國歷史上看,墮胎(權)問題不可能脫離女性權利問題,單獨分析。在不同群體和主觀視角中,也許有些人會認為,墮胎問題是個宗教問題、是個政治問題、憲法問題,但這并不表明美國的墮胎問題與美國女性權利無關,而且恰恰是最直接相關的。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制服中文第一页在线播放